• 约会……

    约会……

    约会 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分我19岁。由于我是走读生,以是天天骑自行车去上学。一天下昼下学后,已是下昼6点多钟了,秋风瑟瑟,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,我骑着自行车飞也似地穿行在傍

  • 红颜・殇(之二)

    红颜・殇(之二)

    良久了,想写这篇货色,一向有些懒,光阴还有些紧急,起头是跑很远去下班,下班回来离去累个半死,吃饭洗漱看看挚友静态后就很晚了。没光阴理思路,这类情况持续了一周,开初

  • 红钻(下)

    红钻(下)

    红钻(下) 十 江幼萍不回公司,公司要在正月十五之后才动工。她找了一家廉价的客栈,目下住宿的人少,住的光阴又长,她缠着东主店东狠狠打了一个折。住了一段光阴,最初江幼萍提

  • 红薯的记忆

    红薯的记忆

    红薯的影象 偶尔走过镇子上的街道,闻到一股烤红薯的“香味”。 本来前边有一个卖烤红薯的摊点。 红薯在咱们这叫“白芋”。我对“白芋”的影象堪称是深入了。 从记事起都是与它

  • 红绿灯前的考问?

    红绿灯前的考问?

    做人真是奇怪,许多工作不知道该做仍是不做,那怕是应当去做、做得对的工作,有时分让人没法判别,可能这等于糊口,有人说,糊口等于生上去,活上来,事实上,糊口人们离开这

  • 红杉树吹牛

    红杉树吹牛

    山公爬高大的红杉树,当它喘嘘嘘地爬上这棵已有几千年树龄的高树时,便坐在枝头上问红杉树:“你枝繁叶茂的,长得如此细弱,告知我,你有多大的树龄了?” 红杉树拍着骄傲的枝

  • 红尘,够伤

    红尘,够伤

    秋水无痕,倾听落叶的哭诉;尘凡往事,呢喃起涟漪有数;星空无语,守望绚烂的孤傲,人约黄昏,翩翩再也不少年路…… 寂寞的童年,不设想的蓝天?白云?碧海,不梦幻中的草原?软石

  • 红尘花逝 ,蘸墨成痴

    红尘花逝 ,蘸墨成痴

    秋夜很安静,皎洁的月光,透过玻璃窗,洒满了我的书房.也洒进了我的心房,墨染的苦衷由然而起. 翻开了相思的门扉,是一丝落漠的金风抽丰,撕扯着我懦弱的躯体.多少情怀,多少温存,多少幽

  • 红尘有缘相伴,快乐一生相随

    红尘有缘相伴,快乐一生相随

    尘凡有缘相伴,欢愉终身相随,朋友不在糊口里,却在性命里,伴随却不在身旁,却在心间,未曾牵手,却实在领有,未曾谋面,却铭刻于心,那些说不出的话,若是有人懂,等于幸运

  • 首页 1 末页 19